最新公告
热点关注
尼加拉瓜运河操盘手王靖身家估值500亿 超马云
发布时间:2016-12-07 
 一位神秘的中国商人将要改变美洲最穷国家之一尼加拉瓜的命运,与巴拿马运河抢市场,借此改变延续几个世纪的世界贸易格局。

  这,听起来让人难以置信。

  然而,该事件近期正在上演。2014年12月22日,总投资500亿美元的尼加拉瓜运河工程正式动工。42岁的信威集团董事长王靖,因操盘该超级工程,被国际媒体称为“神秘中国商人”,一夜之间,引发颇多联想。

  拥有何种机缘,才得以操盘这一总耗资2400多亿、夹杂纷繁博弈的跨国商业项目?资本市场和公众最为关心的是,王靖是何人?名不见经传的他缘何崛起?

  2014年12月28日,信威集团董秘办工作人员对长江商报记者称,此次尼加拉瓜运河的运作仅是王靖个人的投资行为,巨额投资也与信威集团的资产无关,至于其他事情,公司层面并不清楚。

  不过,对于外界质疑,王靖曾公开表示自己只是“普通的中国公民”,“我是1972年12月出生的,出生地就是北京。其实这么多年,都是很简单地在生活。”

  眼下,按照信威集团股价,这位“普通人”身家估值高达500亿元,而阿里巴巴马云身家也才286亿元。

  无法否认的是,王靖的商业版图延伸极远,他似乎有“点石成金”的本领,除了信威集团,已经有超过20年打造成功企业的经验,所控制并亲自出任董事长的企业超过20家,在全球35个国家开展业务,其所创办或投资的企业业务涉及大型基础设施、矿业、航空航天、信息通信等各个领域,俨然一个跨国资本大亨。

  “意外”中标运河项目李嘉诚“躺枪”

  500亿美元的尼加拉瓜大运河开凿计划,把“王靖”推到了台前。

  据运河宣传片介绍,尼加拉瓜运河长为278公里,为巴拿马运河长度的三倍。其中105公里穿过尼加拉瓜湖,航道宽度在230米至250米之间,比扩建后的巴拿马运河更宽、更深、载重更大,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物流和商业运输项目之一。

  按照王靖的规划,尼加拉瓜运河建设期为5年,由其私人企业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香尼投资”)作为主要投资建设方,同时获得运河及配套设施长达100年的特许经营权,该运河的投建将创造5万个就业机会。

  能与尼加拉瓜结缘,王靖一开始也觉得意外。

  王靖自称,拿下尼加拉瓜大运河项目是在其旗下另一企业——信威进入尼加拉瓜后发现的“机会”。2012年9月,信威与尼加拉瓜开始业务合作,获得在尼加拉瓜建设并运营覆盖全境的McWiLL公众通信网络和行业专网,合同价值超过3亿美元。

  当时地处中美洲中部的尼加拉瓜至今仍是高失业率、高通胀、贫穷落后的农业国。2008年后,该国总统奥尔特加期望借助跨洋运河修建项目来吸引外国投资,扭转国内经济形势。尽管奥尔特加声称日本、巴西等均对此有兴趣,但该项目无人问津的尴尬局面一直持续,直至其子劳雷亚诺·奥尔特加向其力荐好友王靖“入局”。

  这样的机缘巧合中,一个普通商人顺利抢得“国际大单”。2013年9月,王靖拜见了奥尔特加,总统与中国企业家就像两个谈生意的伙伴一样微笑握手。

  显而易见,这条近300公里的尼加拉瓜大运河,想要抢的正是巴拿马运河的生意。但很多人或许没意识到,王靖的这一大项目,直接影响到李嘉诚的生意。

  1997年,李嘉诚的和记黄埔集团下属的一家子公司,就通过国际竞标获得对巴拿马运河太平洋一端的巴尔博亚和大西洋一端的克里斯托瓦尔两个港口长达25年的管理权。

  2005年10月,和记黄埔有限公司集团巴拿马港口公司又与巴拿马政府签署一项协议,投资10亿美元,用于巴拿马运河港口扩建工程。巴拿马运河仍在扩建中,现在装载大约4000个集装箱的货轮能勉强通过运河,扩建后装载1.2万个集装箱的货轮将能顺利通过。

  而王靖之所以推进尼加拉瓜大运河,正是看中了现在超级集装箱货轮无法通过巴拿马运河的窘境。他计划在六年内把运河建成通航。那时候,和记黄埔集团对巴拿马运河港口的租期还有两年结束。

  两年内,王靖要建的这条新运河更靠近美国,设计、勘探由长江水利勘探院参与,业界认为,到时候建设方可能是中铁建,那运营方很有可能是和记黄埔。

  500亿美元哪里来? 身家估值超马云

  一个民营企业家如何承担高达500亿美元的投资资金?

  王靖旗下最为市场所知的资产是信威通信集团,已在启动新一轮通过“中创信测”借壳上市计划,但因与光大金控的对赌协议纠纷而有所延缓,他目前为第一大股东,但即便是这家通信业明星企业,2012年净利润规模也不过21亿元。

  但王靖似乎不认为钱是个问题,他表示已有数家华尔街投行及主权基金表达投资兴趣,国开行及中投集团亦有可能加入,香尼投资已经开始与包括大型能源企业在内的公司进行投资接洽。

  “资金不是问题,此前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都是欧美财团通过融资修建而成,有现成的经验可供借鉴。”他说。

  一位接近项目的人士向长江商报透露,香尼投资已经与高盛、摩根士丹利等多家国际投行进行接触,另有多家主权基金均有意参与项目投资。而包括国开行和中投集团在内的中资机构亦有可能成为项目投资方。但考虑到融资成本及地缘政治因素,香尼投资将更多吸纳海外资本进入。

  不过,截至目前,香尼投资未对外公布任何一项募资进展。有媒体分析指出,如果香尼投资无足够比例自有资金投入该项目,其他机构的资金募集也会显得困难。但上述人士表示,由于可观的投资回报和成熟的运营模式,尼加拉瓜运河受到投资者青睐,王靖无需投入自有资本。

  关于引进内资与外资引入的比例,王靖曾表示,香尼投资在融资方面没有先入为主的框架,而是将中外资本放在平等的市场环境中进行选择。但他并不否认,香尼投资已经开始与包括大型能源企业在内的公司进行投资接洽。

  王靖表示,500亿美元投资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未来国际化董事会的构成会如何变化尚不确定。

  但香尼投资并未透露与这些投资机构的募资进展,比如哪些机构仅有意向,哪些机构已经签署投资协议。

  起步信威集团“点石成金”的发家史

  王靖成名始于信威集团。

  信威集团曾是央企大唐电信旗下的子公司,从事通信设备的技术研发,2010年前后,信威通信总资产约6.8亿元,但其负债达7.96亿元,当年净利润亏损近4000万。原本有机会成为大唐电信旗下第三家资本运作平台的信威通信,俨然成为大唐集团的弃子。当时的大唐集团正准备将曾经研发出SCDMA、TD-SCDMA和McWiLL技术的信威“扫地出门”。

  在信威的McWiLL技术拿下宽带无线接入国际标准半年后,当时在通信圈默默无闻的王靖就以博纳德投资代持的方式实现了对信威的控股。大唐控股似乎对这个国际标准并不感冒,但仅仅一年之后,北京信威就靠这一技术实现了业绩大翻身。

  王靖曾回忆其第一次以董事长身份来到信威通信时的场景:一群人堵着门不断争吵,有人在大声喊着,“房租和水电费都交不起了,信威还是早点关门走人吧。”

  但王靖似乎有“点石成金”的本事,他入主信威后,将McWiLL推向海外。2011年8月,信威的McWiLL成功获批柬埔寨王国移动4G全业务牌照及运营频率,这个4.6亿美元的大订单让信威“咸鱼翻身”。

  实际上,柬埔寨的订单回款也颇为麻烦,“信威急于向海外推销其通信网络,故目前的买方融资基本由北京信威来提供担保,光柬埔寨项目就担保了20亿元,可以说北京信威目前基本是自己出钱帮这些国家建设通信网络,未来的收入可能要靠这些国家的用户在以后的很多年里慢慢收回来。”一位接近信威集团人士这样说道。

  但王靖之所以敢如此“豪赌”,关键还是他极为“高明”的“政治智慧”。

  近年来政府一直鼓励“中国技术走出去”,对项目也颇为照顾。以柬埔寨项目为例,2011年12月,国家开发银行针对信威(柬埔寨)电信公司SCDMA/McWiLL全国网项目,采用“内保外贷”方式向信威(柬埔寨)电信公司授信22亿元境外人民币和8亿元人民币等值美元,贷款期限8年。

  此外,据报道,McWiLL无线宽带多媒体集群技术已被应用到铁路、航空航天、电网、石油等领域。而这些敏感领域,可不是“普通人”能轻易进入的。

  由此,不难看出王靖的“发家模式”:由信威进入一个国家建设通信项目,然后王靖个人的公司抓住机会开发港口、运河等大项目,再运用自己的政治智慧避开风险,商业智慧筹措资金,由此衍生出外界传言的“点石成金”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