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诚信关注
政府信用最受关注 房地产老板诚信最差
发布时间:2016-12-17 
 据《求是》杂志的子刊《小康》调查,最近10年是人际信用最差的时代。调查显示,房地产老板诚信最差,性工作者是最讲诚信的群体之一。

 

重庆晚报8月16日报道 2009年6-7月,《小康》杂志对我国“信用小康”进行了调查。其中,网络调查人数为3376人。经过对调查结果进行加权处理,并参照国家有关部门的监测数据和大量的社会信息,得出2008-2009年度中国信用小康指数为61.1,比上年提高0.7个百分点。

调查结果显示:国人对中国整体信用的满意度在逐年温和向好;相对企业和个人信用,政府信用更受民众的关注;更多的网友认同诚意在政府行为和企业行为中的功用,但依然有近四成的人并不认为人际交往中的“诚”能带来更多的幸福感和成功;最近十年被认为是人际信用最差的时代,而社会环境的急功近利成为主要“杀手”;农民、宗教职业者、性工作者、军人和学生被网民选为最讲诚信的五个群体。

谁是诚信杀手

在《小康》杂志近四年的信用监测中,人们对中国整体性信用状况的满意度虽温和向好,但仍进展缓慢。2006年的调查显示,高达75.7%的人对中国的信用情况“极不满意”或“很不满意”;2007年的调查显示,73.3%的人对中国的整体信用表达为“不太信任”或“非常不信任”;2008年的调查显示,这一数字降至66.2%。

有关专家指出,中国民众信用满意度的逐年攀升与近年来网络民主对政府治理的推动密不可分。从“华南虎事件”、“躲猫猫事件”到“七十码案”、“邓玉娇案”,网络对政府诚信监督的巨大影响日渐显现。

然而,在本次调查网友们的开放式评论里,留言依然言辞激烈,甚至有人说,“中国人一说诚信,上帝就发笑。”网友们仍然表现出了对中国社会信用的担忧。

《小康》调查结果显示,最近的十年被认为是人际信用关系最差的时代。将近九成的人将原因归咎于“急功近利的社会环境”。

政府信用最受关注

调查显示,相对人际信用和公司信用,公众更担心政府的信用。有49%的人对政府、人际、公司三类的信用危机表示“都非常担心”;37.8%的人则更担心“政府”的信用危机。2009年,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有所降低:在“您相信政府公布的各种社会经济调查数据吗”的调查中,认为“仅作参考,掺假的成分很多”或“绝对是假的,从来都不信”的比例高达91.1%;而在2007年的调查中,这个比例是79.3%。公众对政府行为的信任度直降10个百分点,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政府失信问题相当严峻。

政府公信力频频遭到践踏,主要表现为:

第一,在维护市场秩序方面有失公正,地方保护主义严重。地方保护主义是假冒伪劣、走私偷税漏税的行政根源。打假难的原因是因为一些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为了地方利益、部门利益和个人利益,默许、支持甚至纵容造假。

第二,工作缺乏连续性和稳定性。不少地方领导从自利性原则出发,对已经生效实施的政策、合同任意修改、废止,要不就是“新官不理旧账”,“计划赶不上变化”,“变化赶不上领导人的一句话”。

第三,行为决策有失科学。为了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很多地方不考虑市场需求因素和自身的承受能力,纷纷举债大上“拍脑袋”决策的项目,结果造成“一届的政绩,几届的包袱”,留下大批的胡子工程。

第四,工作缺乏公开性,透明度不够,暗箱操作过多,轻诺寡信,给投资者上当受骗的感觉。

然而,另一方面,相对行业自律、舆论监督和个人自律,人们对政府行为的规范也报以了最大的期望。94.6%的网友认同“带着诚意和责任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才能赢得国家的稳定和发展”。在诚信中国建设最有效的措施中,“政府执法和监管要公正透明、有力度”以84.9%高居首位。

相比对政府信用的较高期望,人们对人际信用的期望则相对较低。

只有六成左右的人认同 “带着诚意与人交往的人会更容易体验幸福感,也更容易成功”。民意调查结果反映了人们心理的矛盾,一方面,人们对解放后到“文革”前那段单纯而互相信任的生活普遍怀念,另一方面,却缺乏改善个人信用现状的动力。

性工作者诚信出人意料

在对49类不同群体的诚信度调查中,结果显示:农民、宗教职业者、性工作者、军人和学生被选为本年度最讲诚信的五个群体。房地产老板、秘书、经纪人、演艺明星和导演排在末位,成为诚信最差的五个群体。

调查的结果令人意外:原本在社会中拥有较高社会声望的职业群体,如科学家、教师,在本次诚信调查中的信用度都很低,不及学生,更不及农民、宗教职业者,甚至不及性工作者。大学教师原本应该作为引领社会变革的精神领袖,但这一年里,媒体不断曝光的学术腐败导致了这些群体的信用度急剧下降。从浙江大学到西南交大,从辽宁大学到清华大学,从29岁清华毕业生当选市长到其导师被曝年赚超过1000万元……专家们指出,大学教师群体的诚信危机带给社会和未来的危害,丝毫不亚于向来最受网友关注的政府官员群体。

最令人意外的是,性工作者成为最讲诚信的群体之一,也因此引发了较大的争议。有网友在留言中因此而尖锐地质疑我们这个时代整体的诚信水平:“最诚信的职业中包含‘性工作者’,可见中国的诚信已沦落到什么程度!”

专家建议,未来我们应从以下几方面加快信用小康的建设进程:第一,加快信用立法工作,建立信用法律体系。首先是修改现行的相关法律和法规,为提供不真实数据进行惩罚做准备;其次尽快建立并完善失信惩戒机制。第二,培养人们的信用观念和信用意识。第三,加快信用信息开放的步伐,依次建立全国统一的有关企业和个人的信用信息系统。第四,成立信用行业协会,以对现有信用中介机构进行整顿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各方面的沟通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