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中国高层定调人民币汇率 如何理解弹性和稳定?
发布时间:2016-12-17 
 

中国高层定调人民币汇率 如何理解“弹性”和“稳定”?

  中新社北京12月16日电 (夏宾)12月14日至16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京举行。会议强调,要在增强汇率弹性的同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从去年的“8·11”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到正式纳入SDR(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加之近期美联储宣布加息对人民币汇率产生的影响,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人民币汇率频频登上媒体头条。

  中国高层对其重视程度同样毋庸置疑。中新社记者注意到,人民币汇率问题已连续两年出现在具有中国经济宏观政策“风向标”意义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公告之中。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提“完善汇率形成机制”。

  “这次会议提出的增强弹性和保持稳定两个目标,其实就是强调了市场的作用和政府的调控。”中国银行(3.460-0.02-0.57%)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研究主管周景彤告诉中新社记者,官方为2017年人民币汇率定下的目标需要有效的市场和有为的政府来共同实现。

  周景彤进一步解释称,增强汇率弹性需要让市场在汇率形成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保持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则需要政府通过不同的手段来保证人民币汇率不出现过度贬值或升值。

  “政府干预货币汇率是全球通行的做法,包括美国、日本和欧洲地区的很多发达国家都会这么做。”周景彤补充道。

  在光大证券(16.1100.030.19%)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看来,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具有重大意义。“人民币汇率波动是允许的,但在短期内出现恐慌性的波动是不允许的,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对于中国整体的经济运行都是危害。”

  就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提出,“一些领域金融风险显现”,并要求加快金融的基础性关键性改革。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肖立晟直言,结合两个会议的内容来看,要求金融领域的改革和增强汇率弹性,明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有可能更进一步。

  他指出,当前“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起到的是过渡作用,是人民币汇率逐步走向自由浮动过程中暂时采用的方法。

  “但中国汇率市场化进程必须经历这样一个过渡阶段。”肖立晟建议,可在保留资本管制的情况下,让人民币汇率由市场决定,如此便不会导致人民币汇率一泻千里,但却可减轻资本管制的压力,从而减少资本管制对市场价格和资源配置的扭曲。

  兴业银行(16.500-0.11-0.66%)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持相似观点。他认为在人民币汇改进程中,要把握好汇率自由浮动和资本管制的关系,必须是先实现汇率自由浮动,再放开资本管制,“这个顺序很重要,改革要小心谨慎。”

  在中国高层为人民币汇率定调后,与之相关的中国外汇储备形势便引发各界猜想。已经连续5个月“缩水”的中国外汇储备正在逼近3万亿美元的大关。

  彭文生指出,明年外汇储备形势与官方可接受的人民币汇率弹性幅度大小有关。“如果弹性大的话,外汇储备就不会减少太多,但要明确的是,完全不让外汇储备变化,让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的时机还没有到。”

  彭文生提醒称,从长远角度来讲,汇率弹性增加,灵活性提高,外汇储备的重要性是随之下降的。由此,在帮助人民币从管理浮动汇率制度过渡到自由浮动汇率制度时,使用外汇储备是完全正常的,无需过于担心。

  除了外汇储备,此次高层定调人民币汇率对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又有何影响?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金融研究室主任刘东民称,自今年3月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进一步开放以来,境外机构累计增持人民币债券已超2000亿元人民币,“但除此之外,今年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是有所放缓的”。

  他告诉记者,若明年中国政府推动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的话,可以期待人民币国际化脚步重新加快。